VIP中文 > 玄幻小说 > 不朽仙帝 > 正文 第5章 爷爷的礼物

正文 第5章 爷爷的礼物

    “何方前辈驾临,我乃是奉了玄天府造化圣子法旨,于此办事,还请前辈就此退去,我玄天府事后必有重谢!”华服青年身形无法动弹丝毫,只能张口说话。

    而他一开口,便是将自己的身份来历背景甩了出来。

    玄天府,贵为东土顶尖修道宗门,三大仙府之一,其于东土大地上的地位自然不必言说。

    所以纵然此刻华服青年被人隔空拘在原地,他仍然没有多少担心自身安危的意思,只是有点惊讶罢了。

    惊讶竟然还会有人出手相助秦家的同时,华服青年却也更加确定一件事情。

    对方并没有直接现身,而是藏在某个不远处以大法力将他们定身,显然是在忌惮他们身后的宗门玄天府。不敢直接现身,以免日后闹得太过难看直接对立。

    “嘿嘿,小子,拿玄天府压我?”那个声音嘿嘿一笑,随后狠狠说道,“去你娘的玄天府,真当老子是吓大的?今天这事,老子管定了,怎么着吧!”

    “前辈,还请三思,您若是真的如此不在意我玄天府,又为何到现在都不肯现身呢?”华服青年悠悠说道,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。

    此时的他,已经笃定了那位藏在暗中的大能不敢现身,更不敢将他们如何,所以说话显得格外的有底气。

    “啪!”一个清脆的耳光声,在会客大厅中响起,让在场众人的耳朵都清晰可闻。

    跟随而来的年轻人们目光讶异的张望着,看了看华服青年,又看了看门外天空,有些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就在方才,忽然凭空出现一股大力,进入这会客厅在华服青年的脸上直接狠狠来了一耳光,让他们也都懵了。

    至于华服青年,则更是脸色难看,尽是难以置信之色。

    “区区一个灵漩境小辈,也敢在老夫面前出言不逊,真以为你们玄天府天下第一了不成?”那声音冷笑不止,随后又对会客厅当中的秦然说道,“秦家的那个小子,对没错,就是你,老夫对扇这种小辈的耳光没有兴趣,现在给你一个机会。刚才他是如何侮辱你的,现在,照着他脸上抡耳光,使劲了打,打爽了为止!”

    秦然闻言一愣,不过转瞬又神色恢复如常,看向了那站在原地不动的华服青年,眼神之中出现一丝玩味。

    他又何尝看不出,此刻华服青年等人,尽是被那位藏在暗中的前辈大能禁锢在了原地,根本就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倒是一个解气的好机会啊。

    看着秦然一步步走来,华服青年却丝毫无惧,冷笑说道:“秦然,你可要想清楚了,只要你敢动手,我保证事后你秦家上上下下,鸡犬不留!”

    秦然闻言脚步一顿。华服青年的话的确是说中了他的软肋,他并非那种无情无义之人,倘若在尊严和家人两者之间选择,他可能也只有选择后者。

    “秦家小子,你只管动手,玄天府若敢事后报复,老夫一力担着。要是最终还是保不住你们秦家,嘿嘿嘿嘿……”那声音嘿嘿笑道,随后语气陡然转冷,“老夫便也不要这脸面了,东土大地之上,你们玄天府弟子只要敢出山门一步,有一个算一个,老子全猎杀了!老夫倒是要看一看,你们玄天府,会不会心痛!”

    冰冷森然的声音响彻天际,那位藏在暗中的存在,似乎也并不只是说给会客厅中的人听的。

    冥冥中似乎还有其他存在潜藏在不远处,听到这话却是没了声音,仿佛因忌惮而沉默。

    “小子,还不动手?想一想,这可是绝好的机会了,君子报仇不隔夜,他怎么侮辱你的,现在,十倍百倍的还回去,敢不敢?!”那声音似乎也没想有人回应,转过头来对秦然说道,继续诱惑秦然动手。

    秦然闻言心中大定,咧嘴上前,不再有丝毫犹豫,直接一个巴掌甩出。

    “啪!”一个清脆嘹亮的耳光声再度出现在场中,而这一次引起的惊骇,分明比之前更加强烈。

    随华服青年而来的年轻人尽皆瞪大了眼睛望着前方,望着站在华府青年面前的秦然,一个个都说不出半句话来。

    而华服青年本人更是懵了,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秦然,半天没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他没想到,这个秦然竟然真的敢动手,难道就不知道动了手之后会是什么后果么?

    “秦然,你这个小畜生,你敢打我?!”华府青年凄厉的声音尖啸。

    此刻的他回过神来,已然羞愤欲狂,秦然这个小畜生,自己平日里一只手就能碾死的蚂蚁,现在竟然敢甩他耳光?

    “啪!”秦然的回应很是简单直接,直接又甩了一耳光上去,随后冷然笑道:“有什么不敢?我爹说的还真对,风水轮流转,今年到我家。刚才你张狂的很爽是吧?”

    “现在,轮到我了!”秦然一脸恶狠狠说道。

    “啪啪啪!”秦然也不再与他废话,接二连三的巴掌用力甩出,落在华服青年的脸上。

    会客厅内,此时掌掴耳光的声音连声大作不绝于耳,满大厅的人们尽皆眼神呆滞的看着秦然如此肆意掌掴华服青年,一脸无语。

    这也,太狠了点吧……

    然而华服青年毕竟灵漩境实力摆在那里,秦然纵使使出吃奶的劲,也无法真正让他受伤。

    待到掌掴了数十个耳光之后,秦然也感觉有些疲惫了,这才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真尼玛的皮糙肉厚,玄天府的东西,脸皮都是这么厚的?”秦然破口大骂,忿忿收了手。

    在场年轻人都是内心无语加憋屈,你他娘的打人脸,还怪人家脸皮厚打不动?啊呸,那是因为脸皮厚么?是实力远超与你了好不好?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你这小子说的对,玄天府出来的东西,脸皮就是这么厚!”藏在暗中的那位大能听到这话也是乐得不行,随后对那华服青年说道,“今天不过是给你们稍加惩戒,秦家哪怕如今没落,可也不是你们能够随便试探的。回去告诉你们玄天府的人,要想动一动秦家,最好先做足了开战的准备!滚吧!”

    说罢,一阵灵力罡风忽然冲进这会客厅,将那些人尽皆席卷其中,带出了会客大厅,飞至天际,也不知扔出了有多远。

    “前辈,多亏您出手援救,秦建阳代表秦家不胜感激,还请现身一叙,我好安排下人置备韭菜,聊表谢意!”秦建阳这时定了定神,走上前去在会客厅门口对外躬身抱拳行了一礼,态度很是诚恳。

    秦建阳心中清楚,若不是这位大能出手,今日秦家只怕是难逃一厄了。

    “感谢便不必了,老夫也不过是今日恰好路过此地,顺便援手一二罢了。老夫还有事情,不好多留,日后如有机会,再叙。”说罢,天空中再无声音响起,晴空万里,仿若无事发生一般。

    秦家,书房……

    秦建阳领着秦然和云夕,来到了自己的书房。

    只见这书房中点饰着简单的字画雕刻,冉冉升起的檀香氤氲其间,很是简约质朴。

    秦建阳走入书房,转身看向秦然,眼神忽然升起了一丝复杂:“然儿,我知道你一定有很多想问的,关于爷爷,关于你娘,关于婚约。这些为父都可以回答你了,不过,不是现在。”

    秦然默然,他的确有很多疑问,比如爷爷,也就是他们说的秦老爷子。

    秦然出世从记事开始就没见过爷爷,甚至也没有见过自己的亲娘。至于华服青年今天说到的婚约,在此之前,他也全然不知。

    对于自己身上所发生过的事情,秦然知道的,也只有圣体被夺无法修炼这一句话,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“然儿,你今年,十五岁了吧?”秦建阳看着秦然忽然说道,眼中显出感慨之色,“十五年了,终于到了这一天啊。”

    秦建阳转身走向书房一侧墙壁,看着这面墙壁,怅然片刻,秦建阳伸手在上面轻叩了几下,节奏奇异而又自然,似乎蕴含某种规律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————”墙壁轰隆作响,忽然从中开了一扇门,一条甬道出现在三人面前,倾斜向下,分明是通往一间地下密室。

    “跟我进来吧。”秦建阳说道,随后率先走进了甬道当中。秦然没有犹豫,与云夕一同跟了进去。

    甬道并不太长,不过一会儿便走到了尽头,而那里,一间方圆足有二十丈的巨大密室映入眼帘,密室的中央是一口圆形水池,约莫五丈方圆,其中灌满了幽绿色的液体,但又晶亮清澈,一眼可见其底。

    “这,这是……”秦然见到这口水池登时被镇住了。他虽说无法修行,但关于修行的那些知识却是丝毫不差的。这池子里面满满一池幽绿液体,分明是可供修行所用的精纯灵液啊。

    这种的灵液在学院当中都很少见到,唯有成绩优异的学子才有可能获得恩赐。而且一般也就一小瓶,便足够寻常人气源境一月的修行用度了。

    但眼下展现在他面前的,却是整整一池!

    “没错,这是聚灵汤液,是你爷爷,在十五年前就留下的东西,专门留给你的礼物。不过,他留给你的礼物,不仅于此。”秦建阳开口解释道,随后转身走向了池子另一边,从一座石台上,取下了个小木盒子,来到秦然身前。

    “你爷爷留给你的礼物,还有这个,聚灵汤液池和这个小木盒,是他当年临走前嘱托我留下的,而且特意叮嘱说过,要等到你十五岁,方可将之交给你。现在,是时候了。”秦建阳缓缓说道,眼神复杂。
  /73_73210/24991851.html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022003.com。VIP中文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m.022003.com